蛋壳公寓CEO被调查,长租公寓南柯一梦终到梦醒时分

原标题:蛋壳公寓CEO被调查,长租公寓南柯一梦终到梦醒时分

昨晚,长租公寓"中概双雄"之一的蛋壳公寓(DNK.US)再爆雷。

年初业主拿不到房租、租客被赶还历历在目,这次爆出的雷在管理层面。蛋壳公告指,CEO 高靖已被调查,董事会已任命公司联合创始人、董事兼总裁崔岩为临时CEO。公司提示,地方政府正就公司成立前业务经营事宜对高靖展开调查,该调查并不涉及公司商业活动或其他交易。

嘴上虽然说着没事,市场反应却很实诚。

昨日,蛋壳公寓在美股市场开盘不久即触发熔断,恢复交易后股价跌逾9%,之后再多次触发熔断。截至收盘,公司股价报8.75美元,跌6.32%,最新市值降至16亿美元。

(图源:富途证券)

上市至今,蛋壳公寓股价累计跌去35%。每日市场成交额亦是寥寥,昨日仅成交14.96万美元。

在管理层暴雷、经营不善及缺少流动性三大因素作用下,蛋壳公寓及至其同行青客公寓接下来的日子都很难好过。

一、传统毕业旺季租金不涨发跌

租赁市场传统旺季有两个节点,一是春节后,二是高校毕业。

今年的春节后租赁旺季因为春季延长等因素,甚是冷淡。

第二个节点毕业季节,从最新的一些数据看上去,也同样是冷冷清清。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发布的5月纬房租金指数显示,租金核心指数从今年1月份开始到5月连续下降。指数覆盖全国22个主要城市(一线城市4个,二线城市18个)中,除厦门外,一二线城市5月租金均出现下降。

在外来人口比重较大的城市,租金下跌亦较快。按研究院意见,传统租赁旺季租金不涨反跌,说明城市就业及收入情况并不及预期,原因既有疫情直接影响,亦有经济结构被动调整。

展开全文

(图源:纬房大数据网)

即便6月毕业季来临,租房市场回暖空间可能也不大。今年企业复产后,大部分处于缩减规模降低成本的状态,失业率相对高企。就业环境不乐观,传导到租赁市场,租赁成交及租金亦会随之下降。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5月份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9%,环比下降0.1%,但仍高于上年同期0.9%。

就业环境不乐观,即使有毕业季刺激,租赁市场却仍难有明显改善。贝壳研究院统计数据显示,6月第一周重点18城租赁市场成交量环比继续下降5.9%,租金为41.7元/平米,环比下降4.3%;第二周租金环比继续下降0.5%。

今年两个传统租赁旺季节点,市场都冷清,可想而知长租公寓的日子足够困难。

今年年初在某社交平台上,已曝出公司有工资延迟发放、"人员优化"、停薪留职等传言。争议更大的还有长租公寓对业主要求免租,对租客要求加租的两面三刀操作。

(图源:网络)

结合租赁市场租金指数从2月份开始四连跌,过去步子迈得太大,大力加杠杆布局全国的长租公寓们可能终究只落得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的下场。

二、高杠杆轻资产模式南柯一梦

长租公寓模式从出现开始就被广泛研究了。因为公寓运营方只是充当二房东的身份,并不实质拥有住宅所有权,因此属轻资产运营。

但轻资产背后却是租金贷高杠杆。租金贷就是鼓励(一般由公寓运营方承担利息费用)房客与金融机构签下长期贷款,之后金融机构会把钱一次性贷给公寓运营方,形成资金池。运营方在收取房客每个月上交的房租后,转手交给业主,再从资金池取出一部分还给金融机构。

资金池剩下的钱就可以用于寻找新的房源,装修,再出租,再扩大资金池。本质上长租公寓的租金贷就是加杠杆经营,规模越大,负债更大。

而作为房客,因为签订租金贷之后可以每个月定期交房租,而不需要一次性交半年或一年的租金,所以通常都会选择租金贷。

长租公寓为什么一定要急着扩张呢?除了行业发展早期跑马圈地,抢占市场份额的因素外,还有一个原因是只有做到规模经营,才能实现盈利。

举个例子,去年第四季蛋壳公寓每套公寓的房租收入是2074元,扣除给业主的租赁成本后,差价利润是570元。截至第四季末,公司运营公寓总数总共为43.83万套。所以"二房东"可以赚到的钱大约为2.5亿元。

然而,同期经营费用只是折旧摊销便有3.48亿元,行政费用1.32亿元,还未算营销费用等等,亏损自然是很合理的事情。

为了实现盈利,公寓运营方必须让更多的房租出去,同时控制成本大幅上升(有兴趣可以了解一下长租公寓推销人员的KPI,采用的是不达目标罚款的形式)。

于是便有了以租金贷加杠杆扩张的冒险之举。

当轻资产的长租公寓运营方遇上高杠杆,如果资金链断裂,结果也许就只有跑路了。这就是19年出现的大批长租公寓暴雷主要原因。

轻资产、高杠杆仍持续亏损的长租公寓遇上了今年租赁市场全线冷清,情况就更尴尬了。你说还要继续扩张吧,实力不允许;如果不继续扩张吧,原来就不赚钱了,现在租金还下滑了,只能从成本端下手,于是手下员工最先遭殃……

但不扩张的长租公寓,怎么才可以实现最终盈利呢?

其实现在最尴尬的倒不是长租公寓运营方,而是它们背后的投资人。已经上市的蛋壳、青客还好,股份还能卖得出去。还没上市的长租公寓,估计现在环境也不允许它上市了。

截取蛋壳公寓最新业绩部分数据来看可能更加明了。

公司第一季的资产负债率为97%,流动比率0.36。经营活动现金流出1.21亿元,投资活动流出1.78亿元,融资活动却流入10.18亿元。

净利润为负12.34亿元,上一季为负9.21亿元。

(图源:同花顺iFinD)

由此可见,像蛋壳公寓这样的公司并没有造血功能,高度依赖外部资金。遇上行业寒冬,今年如果有更多长租公寓品牌消失,也不意外。

长租公寓当初甫一推出,世人尽是道好,毕竟有更多的公寓可以容纳到处飘荡的游子;后来发现,精装修的长租公寓泛滥推高了地方房租市场价格;再后来长租公寓暴雷,原来都不过是泡沫;今年行业冷清,南柯一梦也该醒了。

三、结语

蛋壳前CEO高靖被调查,其实昨晚也并没有引起市场的多少关注。

即使有如此重大利空刺激,全日蛋壳股票才成交15万美元。由此可见,曾经风口上的蛋壳/青客公寓,真的过气了。

可能已经没人理会这种经营模式最后能否盈利,以及它的资金面有多紧张。

最后的结果,也许是上述两家公司都会沦为细价中概股,成为短期资金的炒作对象,刷刷存在感,像之前的金融界等。

从风口上的热点到上市后逐渐无人问津,长租公寓这个新兴业态就像其背后的资本们举办一场短暂狂欢party。

尔后燕过,便无痕。